?

權威知識產(chǎn)權服務(wù)平臺

為企業(yè)提供一站式服務(wù)
全國免費服務(wù)熱線(xiàn): 18612252966

您現在的位置: 首頁(yè)> 成功案例> 專(zhuān)利申請案例

江蘇省發(fā)布2023年度知識產(chǎn)權保護典型案例

來(lái)源:admin  發(fā)布日期:2024-01-30  瀏覽:361

640 (1).png

案例1 無(wú)錫市惠山區市場(chǎng)監管局查處無(wú)錫某農業(yè)科技有限公司銷(xiāo)售侵犯地理標志證明商標專(zhuān)用權水蜜桃案

2023年6月28日,根據舉報,無(wú)錫市惠山區市場(chǎng)監管局執法人員對無(wú)錫某農業(yè)科技有限公司的收購點(diǎn)進(jìn)行檢查,現場(chǎng)發(fā)現標有“陽(yáng)山”地理標志證明商標的桃子2682箱、標有“陽(yáng)山”地理標志證明商標的桃箱11500只。經(jīng)鑒定,2682箱桃子的桃箱為正品,但箱內所裝桃子并非陽(yáng)山產(chǎn)桃子,印有“陽(yáng)山”地理標志證明商標的11500只桃箱為侵犯注冊商標專(zhuān)用權的產(chǎn)品。經(jīng)查,當事人的違法經(jīng)營(yíng)額為7.46萬(wàn)元。

當事人銷(xiāo)售侵犯地理標志證明商標專(zhuān)用權商品的行為違反了《商標法》第五十七條第三項的規定。2023年7月25日,無(wú)錫市惠山區市場(chǎng)監管局依據《商標法》第六十條第二款“工商行政管理部門(mén)處理時(shí),認定侵權行為成立的,責令立即停止侵權行為,沒(méi)收、銷(xiāo)毀侵權商品和主要用于制造侵權商品、偽造注冊商標標識的工具,違法經(jīng)營(yíng)額五萬(wàn)元以上的,可以處違法經(jīng)營(yíng)額五倍以下的罰款,沒(méi)有違法經(jīng)營(yíng)額或者違法經(jīng)營(yíng)額不足五萬(wàn)元的,可以處二十五萬(wàn)元以下的罰款”的規定,責令當事人立即停止侵權行為,作出沒(méi)收涉案桃箱、罰款15萬(wàn)元的行政處罰。結案后,執法人員對當事人收購點(diǎn)再次進(jìn)行檢查,未發(fā)現有其他侵犯知識產(chǎn)權等違法行為。


案例2  蘇州市市場(chǎng)監管局查處蘇州市某加油站侵犯注冊商標專(zhuān)用權案

2022年10月25日,根據舉報,蘇州市市場(chǎng)監管局執法人員對蘇州某加油站進(jìn)行檢查,現場(chǎng)發(fā)現經(jīng)營(yíng)場(chǎng)所內多處突出使用與“雪佛龍”商標字音字形近似的“雪弗龍”“雪弗龍石油”店鋪招牌、海報展牌裝飾裝潢。經(jīng)鑒定,當事人的使用未經(jīng)授權。經(jīng)查,2021年3月1日以來(lái)當事人在其加油站經(jīng)營(yíng)場(chǎng)所內多處突出使用上述店鋪招牌、海報展牌裝飾裝潢,易使消費者產(chǎn)生當事人與雪佛龍公司存在關(guān)聯(lián)的錯誤認知。執法人員向國家稅務(wù)總局蘇州市稅務(wù)局協(xié)查獲取其增值稅納稅情況, 2021年3月至2022年9月的增值稅應納稅額為139.8萬(wàn)元,當事人的違法經(jīng)營(yíng)額為1075.37萬(wàn)元。

當事人侵犯注冊商標專(zhuān)用權的行為違反了《商標法》第五十七條第二項的規定。2023年8月7日,蘇州市市場(chǎng)監管局依據《商標法》第六十條第二款“工商行政管理部門(mén)處理時(shí),認定侵權行為成立的,責令立即停止侵權行為,沒(méi)收、銷(xiāo)毀侵權商品和主要用于制造侵權商品、偽造注冊商標標識的工具,違法經(jīng)營(yíng)額五萬(wàn)元以上的,可以處違法經(jīng)營(yíng)額五倍以下的罰款,沒(méi)有違法經(jīng)營(yíng)額或者違法經(jīng)營(yíng)額不足五萬(wàn)元的,可以處二十五萬(wàn)元以下的罰款”的規定,責令當事人立即停止侵權行為,并作出罰款30萬(wàn)元的行政處罰。經(jīng)事后檢查,當事人已拆除經(jīng)營(yíng)場(chǎng)所有關(guān)“雪弗龍”“雪弗龍石油”的店鋪招牌和裝飾裝潢。


案例3 蘇州高新區市場(chǎng)監管局查處蘇州某電子有限公司侵犯商業(yè)秘密案

2022年12月19日,根據舉報,蘇州高新區市場(chǎng)監管局執法人員對蘇州某電子有限公司進(jìn)行調查,發(fā)現當事人于2021年9月至2022年9月期間以不正當手段非法獲取舉報人Supplier Relationship Management采購系統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“SRM采購系統”)內部賬戶(hù)、密碼,未經(jīng)允許多次登錄“SRM采購系統”查詢(xún)、下載同類(lèi)供應商歷史中標價(jià)格,再以更低的報價(jià)中標。經(jīng)蘇州大學(xué)知識產(chǎn)權研究院鑒定,上述SRM采購系統的招投標信息、供應商信息以及產(chǎn)品信息具有非公知性。經(jīng)查,在非法獲取舉報人商業(yè)秘密期間,當事人的中標率為55.17%,其他同類(lèi)供應商的中標率為44.83%。當事人以不正當手段獲取、使用他人商業(yè)秘密的行為違反了《反不正當競爭法》第九條第一款第一項、第二項的規定。2023年6月14日,蘇州高新區市場(chǎng)監管局根據《反不正當競爭法》第二十一條“經(jīng)營(yíng)者以及其他自然人、法人和非法人組織違反本法第九條規定侵犯商業(yè)秘密的,由監督檢查部門(mén)責令停止違法行為,沒(méi)收違法所得,處十萬(wàn)元以上一百萬(wàn)元以下的罰款;情節嚴重的,處五十萬(wàn)元以上五百萬(wàn)元以下的罰款”的規定,責令當事人停止違法行為,作出罰款40萬(wàn)元的行政處罰。結案后,執法人員對當事人經(jīng)營(yíng)場(chǎng)所再次進(jìn)行檢查,未發(fā)現有其他侵犯知識產(chǎn)權等違法行為。


案例4 南通市通州區市場(chǎng)監管局查處何某某制售侵犯注冊商標專(zhuān)用權毯子案

2023年10月30日,根據舉報,南通市通州區市場(chǎng)監管局執法人員聯(lián)合區公安部門(mén)對何某某的代加工廠(chǎng)及倉庫進(jìn)行檢查,現場(chǎng)發(fā)現加工廠(chǎng)內有大量印制有“LV”“GUCCI”“CHANEL”“HERMES”等十余個(gè)國際知名商標的毯子,倉庫內有大量涉及上述品牌的包裝盒及包裝袋,共有侵權毯子18000余條,布料300余卷,包裝物60000余只。經(jīng)鑒定,均為侵犯注冊商標專(zhuān)用權的產(chǎn)品。經(jīng)查,當事人為家紡經(jīng)營(yíng)者,臺某某為當事人的合伙人,臺某某于2023年初開(kāi)始將坯布原料送至海安、常熟等地的多家印染廠(chǎng),在胚布上染制上述多個(gè)國際知名品牌商標圖案,隨后由印染廠(chǎng)將印染好的布料送貨至加工廠(chǎng),由該加工廠(chǎng)的經(jīng)營(yíng)者孟某某為當事人將布料代加工成毯子,完成后送貨至當事人倉庫,當事人在倉庫內將毯子進(jìn)行包裝、打包后,再送至代發(fā)貨點(diǎn)進(jìn)行發(fā)貨,銷(xiāo)往國內外多個(gè)下游客戶(hù),當事人違法經(jīng)營(yíng)額為100萬(wàn)余元。

當事人侵犯注冊商標專(zhuān)用權的行為違反了《商標法》第五十七條第一項、第三項的規定,已涉嫌構成犯罪。2023年11月2日,南通市通州區市場(chǎng)監管局依據《行政處罰法》第二十七條第一款和《行政執法機關(guān)移送涉嫌犯罪案件的規定》第三條的規定,將該案移送南通市通州區公安局處理。


案例5 連云港市市場(chǎng)監管局查處連云港某貿易有限公司銷(xiāo)售侵犯注冊商標專(zhuān)用權魚(yú)鉤案

2023年9月26日,根據上級交辦線(xiàn)索,連云港市市場(chǎng)監管局執法人員對連云港某貿易有限公司經(jīng)營(yíng)場(chǎng)所進(jìn)行檢查,現場(chǎng)發(fā)現標有“mustad”商標的魚(yú)鉤。經(jīng)鑒定,均為侵犯注冊商標專(zhuān)用權的產(chǎn)品。經(jīng)查,當事人委托新沂某戶(hù)外用品有限公司生產(chǎn)涉案魚(yú)鉤及標有“mustad”商標的外包裝盒,生產(chǎn)完成后經(jīng)連云港港口出口至國外,當事人違法經(jīng)營(yíng)額為2.84萬(wàn)美元。

當事人侵犯注冊商標專(zhuān)用權的行為違反了《商標法》第五十七條第三項的規定,已涉嫌構成犯罪。2023年10月9日,連云港市市場(chǎng)監管局依據《行政處罰法》第二十七條第一款和《行政執法機關(guān)移送涉嫌犯罪案件的規定》第三條的規定,將該案移送連云港市公安局處理。


案例6 金湖縣市場(chǎng)監管局查處成都某自控閥門(mén)有限公司銷(xiāo)售侵犯注冊商標專(zhuān)用權定位器案

2023年6月12日,根據舉報,金湖縣市場(chǎng)監管局執法人員對成都某自控閥門(mén)有限公司在金湖縣銷(xiāo)售的“Azbil”定位器進(jìn)行調查,發(fā)現上述產(chǎn)品是對“Azbil”的故障品及舊品進(jìn)行零部件分解后,部分舊部件再利用,并添加其他部件后重新組裝拼湊而成。經(jīng)鑒定,均為侵犯注冊商標專(zhuān)用權的產(chǎn)品。經(jīng)查,當事人自2022年12月至2023年1月共實(shí)際銷(xiāo)售“Azbil”定位器36臺,當事人的違法經(jīng)營(yíng)額為24.4萬(wàn)元。

當事人侵犯注冊商標專(zhuān)用權的行為違反了《商標法》第五十七條第三項的規定,已涉嫌構成犯罪。2023年6月26日,金湖縣市場(chǎng)監管局依據《行政處罰法》第二十七條第一款和《行政執法機關(guān)移送涉嫌犯罪案件的規定》第三條的規定,將該案移送金湖縣公安局處理。


案例7 揚州市邗江區市場(chǎng)監管局查處蘇州某建材有限公司銷(xiāo)售侵犯注冊商標專(zhuān)用權輕鋼龍骨案

2023年5月12日,根據舉報,揚州市邗江區市場(chǎng)監管局執法人員對揚州某酒店工地進(jìn)行檢查,現場(chǎng)發(fā)現施工區域內存放有1809支“泰山”牌輕鋼龍骨。經(jīng)鑒定,均為侵犯注冊商標專(zhuān)用權的產(chǎn)品。經(jīng)查,蘇州某建筑裝飾有限公司為上述酒店的裝修施工方,采取包工包料的方式。2023年4月29日,當事人蘇州某建材有限公司向蘇州某建筑裝飾有限公司銷(xiāo)售1809支副輕鋼龍骨,尚未用于施工建設,當事人違法經(jīng)營(yíng)額為1.81萬(wàn)元。

當事人銷(xiāo)售侵犯注冊商標專(zhuān)用權商品的行為違反了《商標法》第五十七條第三項的規定。2023年7月17日,揚州市邗江區市場(chǎng)監管局依據《商標法》第六十條第二款“工商行政管理部門(mén)處理時(shí),認定侵權行為成立的,責令立即停止侵權行為,沒(méi)收、銷(xiāo)毀侵權商品和主要用于制造侵權商品、偽造注冊商標標識的工具,違法經(jīng)營(yíng)額五萬(wàn)元以上的,可以處違法經(jīng)營(yíng)額五倍以下的罰款,沒(méi)有違法經(jīng)營(yíng)額或者違法經(jīng)營(yíng)額不足五萬(wàn)元的,可以處二十五萬(wàn)元以下的罰款”的規定,責令當事人立即停止侵權行為,作出沒(méi)收侵權商品、罰款3萬(wàn)元的行政處罰。結案后,執法人員對施工現場(chǎng)再次進(jìn)行檢查,未發(fā)現有其他侵犯知識產(chǎn)權等違法行為。


案例8 鎮江新區市場(chǎng)監管局查處杭州某電子商務(wù)有限公司銷(xiāo)售侵犯注冊商標專(zhuān)用權防曬霜案

2023年7月25日,根據舉報,鎮江新區市場(chǎng)監管局執法人員依法對新區物流園某倉庫進(jìn)行檢查,現場(chǎng)發(fā)現標有“香蒲麗”商標的保濕煥采防曬霜448盒。經(jīng)鑒定,均為侵犯注冊商標專(zhuān)用權的產(chǎn)品。經(jīng)查,當事人開(kāi)設的網(wǎng)店與新區某倉儲倉配單位簽訂倉儲倉配服務(wù)合同,倉儲倉配單位安排新區物流園某倉庫代為發(fā)貨,合計代發(fā)“香蒲麗”商標的保濕煥采防曬霜5015盒,當事人違法經(jīng)營(yíng)額為79.7萬(wàn)元。

當事人侵犯注冊商標專(zhuān)用權的行為違反了《商標法》第五十七條第三項的規定,已涉嫌構成犯罪。2023年9月8日,鎮江新區市場(chǎng)監管局依據《行政處罰法》第二十七條第一款和《行政執法機關(guān)移送涉嫌犯罪案件的規定》第三條的規定,將該案移送鎮江市公安局新區分局處理。


案例9 泰州市海陵區市場(chǎng)監管局查處杭州某貿易有限公司銷(xiāo)售侵犯注冊商標專(zhuān)用權羽絨服案

2023年10月23日,根據舉報,泰州市海陵區市場(chǎng)監管局對杭州某貿易有限公司位于海陵區青年南路的經(jīng)營(yíng)場(chǎng)所進(jìn)行檢查,現場(chǎng)發(fā)現標有“FILA”商標的長(cháng)款羽絨服739件。經(jīng)鑒定,均為侵犯注冊商標專(zhuān)用權的產(chǎn)品。經(jīng)查,當事人銷(xiāo)售的標有“FILA ”商標的長(cháng)款羽絨服是其通過(guò)微信結識的浙江嘉興高某某處購入,無(wú)法提供合法來(lái)源及進(jìn)貨單據,當事人的違法經(jīng)營(yíng)額為22.34萬(wàn)元。

當事人侵犯注冊商標專(zhuān)用權的行為違反了《商標法》第五十七條第三項的規定,已涉嫌構成犯罪。2023年11月29日,泰州市海陵區市場(chǎng)監管局依據《行政處罰法》第二十七條第一款和《行政執法機關(guān)移送涉嫌犯罪案件的規定》第三條的規定,將該案移送泰州市公安局海陵分局處理。


推薦閱讀